切换到宽版
  • 3936阅读
  • 0回复

[人物]张宗昌烟台轶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张掌柜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5
  上世纪二十年代,军阀张宗昌(1881~1932)曾任山东省督军。他是莱州人,在老烟台却流传不少有关他的笑话,可见他这个草莽将军生活多姿多彩的一面。
  张宗昌乡土观念重,重用他家乡掖县(莱州的旧称)的乡亲。当时民间有话:“认识张宗昌,就把洋刀挎”。他家乡小伙子,只要是身强力壮,眉清目秀的投奔他,最少也给个营长、连长干干。甚至在烟台街上,有些盲人拄着探路的棍子,遇见电线杆子挡道,也高喊:“我是掖县!我是掖县!”好心的行人拉着他的棍子,绕开电线杆子继续前行,盲人才不喊了。可见那时在老烟台街,身为莱州人是一件很荣耀的事。
  张宗昌智谋过人,善用疑兵之计。他的实力还不强时,就用豆面捏成一门门大炮,刷上黑色,用骡车驮着。在敌军的阵地前走来走去,煞是威风。豆面大炮重量轻,压不住车,就在车厢后面放上大石头压分量,常把敌军吓得闻风丧胆,屁滚尿流。有一次,他手下的士兵赶着炮车在敌军阵地前晃来晃去,故伎重演时,一只麻雀把炮筒子叼了一口。这下糟了,众麻雀纷纷前来啄食。士兵只好光着膀子,脱下军服甩来甩去赶麻雀。麻雀驱赶不及,把豆面大炮啃得有皮没毛,弄得士兵十分狼狈,连忙赶着骡车跑回自己的防区,再也不敢到敌军阵地前示威了。
  张宗昌身为山东督军,可谓威风凛凛,但他却是个大孝子。他在烟台逗留时,把父亲从莱州接来,安排在朝阳街上一家高级旅馆住着。他从官邸一天早晚两次到旅馆给父亲请安,风雨无阻。张父脾气暴躁,当着随从的面,对张宗昌动辄就骂,举手就打。张宗昌总是笑脸相迎,从不犟嘴。一天早晨,张宗昌又去给老父亲请安。父亲怒气冲冲地说:"你天天早晨叫勤务兵送给我一块中间带弯的小点心,不吃吧怕糟蹋,吃吧,一点也不好吃,好歹吞下去了。”张宗昌一看勤务兵和仆人都把头扭在一边,捂着嘴和鼻子想笑又不敢笑,恍然大悟,说:“咳,爹呀,那是烟台特产罗锅牌香皂,给你洗脸用。妈拉巴子勤务兵,你饭桶一个,怎么不跟老太爷说明白,这香胰子能吃吗?”
  一天晚上,张宗昌兴致勃勃地又来到旅馆,从衣袋里掏出一个金灿灿的小老鼠,双手恭恭敬敬地递给父亲。父亲叫着他的乳名问:“狗剩,这只金老鼠从哪来的?”张宗昌说:“我手下一个秘书,嫌耍笔杆子没什么实惠,说鞍前马后跟了我多少年,想弄个县长当当。这小子一是想过过当县太爷的瘾,二想捞点外快。爹,您属小老鼠的,他上首饰店用金子打了一个金老鼠来给您拜寿。”不料父亲勃然大怒,说:“笨蛋,你不会告诉那秘书说我属驴,那要是送个金驴来,不比金老鼠大多了。”张宗昌说:“咳,爹这裤裆放屁走两岔了,十二个属相上哪有属驴的?”
  据说,张宗昌还出过一本诗集,分送诸友同好。 下面转摘一首“游蓬莱阁”,以娱读者:“好个蓬莱阁/他妈真不错/神仙能到的/俺也坐一坐/靠窗摆下酒/对海唱高歌/来来猜几拳/舅子怕喝多!”
  文/毛贤君 任允好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