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4734阅读
  • 0回复

[人物]王懿荣的趣闻轶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张掌柜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3-09-11



  王懿荣被誉为“甲骨之父”。他曾三任国子监祭酒,两度出任团练大臣,抵御外侮。对于王懿荣,后人大多记住了发生在他生命最后一年中的两件事:一是他最先发现了甲骨文,二是他在国难之际自杀殉国。作为一介书生,王懿荣给人留下的记忆还有另一幕:他时常在琉璃厂流连忘返……
  青年时代的王懿荣不像一般读书人那样终日钻研八股文章,而是沉耽于搜求鉴赏文物,尤潜心于金石文字之学。“凡书籍字画、三代以来之铜器印章、泉货残石片瓦无不珍藏而秘玩之”。 为搜求文物古籍,他的足迹遍及各地,遍访当时著名的收藏家、金石文字学者,同他们剔抉幽隐,历时19年,撰成《汉石存目》、《南北朝存石目》等书,成为当时著名的金石文字专家。因此,在科举仕途上他屡遭挫折,18岁参加乡试,连续7次落榜。他酷爱文物,一生为搜求散失在民间的古物几乎花尽了俸禄。“平日不问家人生产,至购买书画古器,则典衣质物亦所不计”。因为买文物,他经常典当衣服首饰,当了赎,赎了当,当铺几乎成了他家的橱柜,有时手头紧张,他甚至把妻子的嫁妆都拿去典卖了。别人说他发了疯,他却自夸“赎当顶当当顶当”,多次赎当再当得钱以购文物。在一首诗中他说:“我今一盏瞢腾酒,不祭长恩祭贾胡;但使腰缠十万贯,寒风酷日省工夫。”在另一首自嘲诗中写到:“廿年冷臣意萧然,好古成魔力最坚。隆福寺归夸客夜,海王村暖典衣天。从来养志方为孝,自古倾家不在钱。墨癖书淫是吾病,旁人休笑余癫癫。”
  《清代野记》所记一事颇为有趣:光绪初年某日,王懿荣与朋友纵谈碑版,端方前来询问,王懿荣戏曰:“尔但知挟优饮酒耳,何足语此。”端方拍案曰:“三年后再见!”及归,端方遂访厂肆之精于碑版者,朝夕讨论。果不三年而负精鉴之名。其后,二人遂为同好。
  蔡华先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