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3744阅读
  • 0回复

[街巷]细读老街入梦深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张掌柜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6


  一条老街流淌着百年的历史,一条老街沉淀着文化的碰撞融合,一条老街记录了烟台自开埠以来的蜕变与繁华。伴着温柔的海浪,伫立在烟台山下的广仁十字街区,沉静、安然。保护性的商业开发,不曾扰了它的半分清净,亦不曾熏染了嘈杂的烟火,却为她洗去泥沙,点染风华,于岁月倥偬中重焕新的活力。
  广仁路始建于1851年(清咸丰元年),比烟台开埠还要早上10年,“广仁”,意喻广施仁政,它的命名背后颇有一番故事。1891年,驻烟台登莱青道署的道台盛宣怀,创建了胶东最大的慈善机构广仁堂,于广仁路西部购地建有广仁堂“寄柩所”,广仁路由此而定名。“寄柩所”是广仁堂所属10会10所之一,功能是将贫民死者及死于路旁(老烟台称“路倒”)的无主尸体,由广仁堂“备棺会”提供棺材,入殓后寄存在广仁堂“寄柩所”,然后由广仁堂“掩骼会”运到位于毓璜顶西部山区的广仁堂义地掩埋。
  烟台开埠,为广仁路带来第一次繁华,这里成为往来行商的重要聚集地。在广仁路,保留着各式各样中西合璧的老建筑,它们承载着厚重的记忆,是烟台历史进程中留下的宝贵遗产。沿广仁路两侧汇集了养正小学旧址、生明电灯公司旧址、法国药材公司旧址、新陆绣花庄旧址、基督教青年会旧址、基督教青年会公共图书馆旧址、烟台绣花商行旧址、广东旅派烟同乡会旧址、东亚罐头厂等一系列百余年前的近代建筑,以及大量风格各异的西式民居。
  都说建筑是无声的历史,漫步广仁路,品读那些老建筑上的铭文印记,你会不由自主地屏气凝神,生起一股凝重的历史感。生明电灯公司让烟台人最早用上了电灯,极大促进了烟台的工业发展;养正小学是国人创建最早的私立小学,也是清末烟台废私塾、兴学堂的第一所学校,在烟台教育发展史上具有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历史地位;基督教青年会图书馆则是烟台最早的公共图书馆;东亚罐头公司是烟台最早的罐头公司……我们仿佛打开了历史的“老课本”,唤起了那些曾经风起云涌、潮起潮落的传奇故事。


  广仁路自建成以来,一直都是烟台的繁华街区。如果说建筑是历史的刻痕,那么文化则是一座城市汨汨不断的精神血脉。中西文化的交融,在广仁路表现得淋漓尽致,这里有中式的含蓄蕴藉,亦有西式的浪漫优雅。而历经开埠风云的变换,见证烟台历史的繁华,广仁路在今天走向了时尚风情商业街的蜕变。
  每一座建筑都有故事,每一家商铺都有文化。在广仁路风情步行街的开发中,路旁的老建筑被改造为各式各样的商铺,餐馆,延续着它的历史遗风。自2009年开始,这里已然入驻了许多商家,从餐饮到酒庄,从画廊到会所。虽然有了商业和游人,但分毫无损老街的安详与内蕴。这些商铺,优雅地镶嵌在广仁路、十字街、共和里,与老街相映相生,侊与时光共天长。作为商业的开发,从某种意义上,这片老街区并不算成功,但是,作为对历史文化的保护和激发,这片老街区给每位游人和顾客都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广仁路的路口,立着一座巨大的宝时钟。宝时钟的指针已然凝固,就如同这广仁路的故事,凝固在一砖一瓦的建筑里。在宝时钟后面就是北极星钟表博物馆,改建于烟台生明电灯公司旧址。“中国钟表有颗星,就是烟台北极星。”耳熟能详的广告语,曾经是多少烟台人的骄傲,又会勾起多少人脑海深处的记忆。
  博物馆里从旧式的怀表,到时尚漂亮的腕表;从古典的木头大座钟,到金属雕花的西洋艺术钟,应有尽有,琳琅满目。这是一座立在时间里的博物馆,空旷的机械座钟展示厅,听指针咔擦咔擦的声音,和着沙沙的脚步声,隐然有些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世事,记忆更不知流转去了哪里。


  广仁路的餐厅设计往往巧妙迂回,食客就餐仿佛赴旧时人家的宴请,别有趣味。我沿途经过荷院的八角楼,红色的挡帘带着浓郁的异国情调。昏黄的电灯再度亮起,热闹的酒席再度呈上,只是当年居住在这里的外国人,换做了悠然的港城食客。在观澜,大大的玻璃窗,垂下厚重的红色窗帘,静享一份浪漫的晚餐,优雅至极。亦可在茶室,冲泡一壶茗茶,守得书香伴夜归,银月中天,涛声海浪,隐然忘却尘世纷繁。
  除却商业开发,在广仁路,保留着许多不曾开发的原址故地。立在街角的福建商会旧馆,石墙摹刻着岁月留下的痕迹。华灯初上,透过雕花的门窗,恍然见到觥筹交错的行商。路旁错落的老树,也在诉说着历史的沧桑。百岁的冬青,树干如虬龙横卧,枝叶繁茂,焕发出勃勃生气。巷尾的老杨树,也不知发了几度新芽,荏苒的时光,依旧青葱。
  为更好地还原旧时的文化生活,广仁路的街头巷尾,新立了许多铜雕,吸引游人们竞相拍照。它们多截取旧时生活的片段,惟妙惟肖。有踌躇满志意气风发的商人,后面跟着满面春风的挑夫;有带着西洋镜的老中医,似乎要给游人们都号一号脉;还有悠然惬意的古玩家,在炫耀自己的藏品。
  朴素的石头房,清幽的古巷。从广仁路转至共和里,一股浓郁的老烟台气息扑面而来。这里今天还保留有5栋老宅,一字排开,绿植青青,庭院深深。两层小楼,清净的小院,透过砖石的外墙,可以看到高高的枣树,无花果和咧口的红石榴。青石台阶通向斑驳的木门,苔痕上阶绿,让人忍不住想要拾阶而上,叩问人声。当然,这里现在亦入驻了商家,若是上前叩门,当是可以享受一场美食美酒的浪漫邂逅。


  穿过开阔的广场,与广仁路近乎垂直的还有一条老街,就是十字街了。十字街建于烟台开埠的1861年,总长度大概40米,被称为街道,似乎有点勉强,但是它的风情和历史,无愧为一条历史名街。这里保留有民国时期的烟台建设局旧址,更鳞次栉比地排列着各类酒吧,也因此被冠以“世界葡萄酒城”的称号。整个十字街的建筑颇有特色,外廊式的二层小楼,早已不多见了。金属雕花的木门,悬垂的花式门牌,即使在今天的我们看来,这些老房子依然不减其典雅高贵。
  走过广仁十字街区,就像穿过烟台的历史风云。它立在滨海旅游景区,背依繁华的世茂商圈,周围高楼大厦林立,惟它沉默不言,却是不容忽视的沉静。我突然想,每一条老街都有自己的故事,语尽沧桑。任岁月荏苒,游人如织,我们生在这个时代,只能阅读,揣测,追想,却很难懂得。皇城根下,白发宫女话玄宗,愁缘不断三千丈;书画院里,笔墨文章惊天下,一寸诗书一寸金;秦淮河畔,丝竹悠悠入梦来,无边风月两相看。她们的故事都是有声有色的,是熙攘而热闹的,又是冷艳而高贵的。流连这些老街,总是让人心神激荡。
  广仁路就像默片时代的大师,从历史到现在,以无声演绎繁华。她沉静地伫立着,以清冷的姿态,拒绝奉迎和谄媚;以开放的姿态,包容万象。她的沉淀,她的蕴藉,她的风华,她的高贵,她是烟台开埠历史的黑白剪影,也是我们这座港城永不褪去的底色。
  撰文/李钰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