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988阅读
  • 0回复

[建筑]那片石头房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张掌柜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2


  第一次听说石头房子,想着那斑驳的墙面、石头砌成的路面,想着那成片的黑瓦和青石。单单想着这些,心里就是美的。我一直对原始韵味尚存的地方怀有特殊的情感,就像遥远但不曾忘却的故乡,静静地住在心里的后花园。最终在秋日的午后,几经易车,来到了烟台市莱山区院格庄街道要捷村,这座大山深处的村庄。
  当地人常常说,石头房的历史就等同要捷村的历史,看来,此话也不为过。一条平坦的水泥路,穿山而过,直通要捷村。在这座有着近400年历史的村子里,居住着300多户居民,其中居住在纯石头房子的居民就有150多户。
  年代久远,建村的确切日期已不可考证,大约建村于明末清初的动乱之际。在那个兵荒马乱、民不聊生的年代,能够避开战乱,寻求安身之地,应该是当时庶民百姓最大的心愿。而此处地域广袤,山多林密,人迹罕至,小河流淌,土地丰壤,无疑会成为人们定居的首选之地。此外,千百年来,在风雨寒暑的作用下,散落四处极易可得的山石,又为当时建房的百姓提供了丰足的原材料。
  春夏秋冬,年年相伴,无论时世怎么变化,居住在石头房子里的人们仍旧过着他们自己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耕种土地,远离外界,隔绝尘世自给自足又怡然自得,恍若“世外桃源”。直到抗日战争,这里都是日本人不曾踏足过的土地。据村里的人讲,20世纪四五十年代,村里的人会把收获后的水果拿到烟台去卖,凌晨2点上路,上午10点多才能到烟台。从手推车、牛车、马车、拖拉机,再到现在便捷的交通工具,如果说,这是一片被时间遗忘的土地,不如说,随着时间不断向前推移,它是每个人内心都会怀念的地方。


  虽然,现在的人们不会再盖石头房子,在村里也能看见一排排崭新的砖瓦结构的房屋,但我觉得这些新房总是不如石头房子有味道。这种味道,因为不可得,便弥足珍贵。保存尚好的石头房子,青砖铺面,黑瓦为顶,老式窗棂衬托着整个房屋。
  石头房子多为3间一栋,也有两间或5间一栋的。户与户之间以墙为界,圈出一块属于自我的安乐之地,讲述着各自的故事。石头房子看似简单,实则大小、档次都不一样,不同的布局,可见当时居住房子的主人家境殷实与否。石头房子室内空间的大小由柱脚的高低、梁头长短、间口大小3个方面决定。而墙体多用馒头大小的石头立起的墙壁砌合而成,这种墙叫“馒头墙”,这种墙建成的又叫“一把泥”石头房。石头房的院墙或屋墙设有拦马桩,用来栓马、驴等牲口。门口的墙上还设有祭神台,足见当时的人们对天地万物存有敬畏之心。
  为了保暖,石头房的屋顶要盖上厚厚的苫草,通常不设大窗口,还要整体缩小石头房的空间。这样,屋子的热气散发慢,保温时间长。这样的设计,是人们在与大自然融合、抗争过程中智慧的体现。
  一个地区有一个地区的记忆,这些记忆不随时代消融,存于心底,历久弥新,形成一个时代的烙印。行走在要捷村能够看见坐在墙底的老人,安祥地晒着太阳。如若与之攀谈,老人就会给你讲述那些与石头房有关的故事。老人讲,在他小的时候,吃的食物以地瓜、芋头为主。那时,存放这些食物的方法很独特,几乎每家都在支屋梁间放几条长木杆,再把条编或用高粱桔杆连成的薕子放在木杆上,然后把地瓜等粮食放在上面,盖上厚厚的草叶。冬天,听着外面呼呼的风声,趴在暖暖的被子里,吃着刚刚烤好的地瓜,那就是美味了。
  不要以为,这样一座远离城市的老村是落寞的,我从每个人的脸上却看到了恬淡与安然。就像我出生、成长的村庄,我一样感到温暖。正如石头房,它的温暖属于生活在那里的人们。
  小村落、石头房,从来没有忘记文化的传承。自古石头房的人就以尊师重教成为远近闻名的村子。在抗日战争时期,村里有3位教书先生,两位坐堂的中医药铺。为了解放全中国,从石头房子走出的青年踊跃参军,南征北战,洒下了热血青春。如今,深山也没有挡住人们对外界的探寻,不乏在外求学、打拼的年轻人。


  石头房人的生活也一样丰富多彩。高跷、鼓乐、唢呐、杂耍……应有尽有,周边的大集、庙会等场合有石头房人精彩的演出,大字不识的胡琴手、京戏票友,照样赢得满堂喝彩。随着时代变迁,人来人往,石头房人的姓氏由最初的于姓逐渐演变成今日的孔、姜、张姓。据说,孔姓最早可以追溯到牟平区五里头村兄弟4人,当时他们为何到要捷村不得而知。不过,这一姓氏与要捷村的姓氏得到了完美的融合,如今,村里孔姓占到90%之多。
  不同姓氏的人,因石头房建立起和谐的邻里情。“谁家有事言语一声,也不需要工钱,大家一起互相帮衬着,不需几日就把需要干的活干完了。”村里人讲道。人们还都记得村里的大槐树,枝繁叶茂,浓郁的树冠遮挡阳光,引来鸟儿栖居于此。盛夏时节,无论晌午还是傍晚,人们都愿意围在树下,讲故事,拉家常,谈古说今,好不热闹。全村3姓人和谐相处,相互尊重,彼此信任,真诚交往,就像最初居住在此盖房子的人那样,这种自然而真切的邻里情,生生世世在石头房人的内心流淌。
  夕阳的余晖渐渐染红天边,晚霞映着这片石头房,那样宁静、安详。牛儿还在叫,它是不是也在回家的路上?听着脚底踏着青石路面的声音,此时的我好像离家多年的游子,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只想找一处所,寻找最初的美好。
  撰文/郭丽娜  摄影/笑容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