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567阅读
  • 0回复

[人物]“常大兴”兴衰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张掌柜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6

  在牟平区博物馆收藏了一块从牟平蛟山常世淦的坟墓中发掘出来的石碑,长约1米,宽0.5米,上面篆刻了三百多个正楷字,详细记叙了常世淦一生的经历和创业史,从中也可以看到十九世纪国门被迫开放前后,胶东经济发展的一个缩影。
  常世淦,字心如,号道泉,是明代云南按察副使常康的后代。后来迁居到宁海州(今牟平区)城区的西桂里定居。常世淦是一个世家子弟,自幼习武,长大后考中武秀才,家境殷富。当时他的家族穷困潦倒之人很多,都请他帮忙找一条生活的门路。他本是不屑去做买卖的,但是他可怜本族的穷人,就在清嘉庆十七年(1812年)拿出一大笔钱在县城西门里开了一个“大兴”号小酒铺,专卖自做的黄酒。没想到生意蒸蒸日上,越做越大。当时胶东经济还不太发达,很多穷人无以为生,纷纷结伴闯关东。那时的东北地区地大物博、人烟稀少、资源丰富,在那里生存很容易吃饱饭。一些有钱的人家开始做起了商品贸易,从中渔利。养马岛附近的居民还利用海岛优势,用船只从东北贩运马匹,售给当地人充当劳动力。受到这种形式的启发,“大兴”号店铺也租赁了两条帆船到东北、上海等地贩运木料和粮食等货物,获利甚丰。到清朝末年,“大兴”号购置土地山岚近二千亩,常世淦在牟平就成为数一数二的大财主了,甚至在整个烟台地区也很有名气。
  由于他的富有,也曾闹过一个很大的笑 话,留下永远的笑柄。有一天,他看到家人正在鞭打一个小偷,便愤懑地说:别打了,这类家伙都不怕打。快去拿核桃酥来,逼他吃下去,不给他水喝,他回家后非死不可,死了也无伤可验,这个办法多好!家人不解其意,经询问才知道,原来常世淦平日吃的都是经过深加工的细粮点心,没吃过粗粮加工的核桃酥。有一次,他出门在外饿急了,到一农户家中,干吃了一个核桃酥,结果吐不出来咽不下去,差点要了性命,回家后还大病一场,所以他认为干吃核桃酥足以致命。
  尽管家财万贯,常世淦从不过问生意上的事,自家究竟有多少钱财他也并不十分清楚,只由着族人自行去经营生意。他此时已因儿子做官,自己也被授予武功将军的虚衔,整日悠闲自在的在家安度晚年。
  鸦片战争爆发后,外国资本主义势力侵入中国,“大兴”号的生意受到很大的冲击,营业日渐萧条,在南京、海州等地开设的海运店铺也受到外国洋货轮的排挤,被迫停业。“大兴”号四面碰壁,兴隆的生意走向下坡,常世淦也在内外交困中卧床而逝。
  常世淦去世后,族人感念他的恩德,请来书法名家为他撰写了墓志铭,刻于石碑,葬于蛟山上。
  今天仔细研读碑文,对研究“常大兴”的兴衰史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
  文/建章 珩滔 永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