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797阅读
  • 0回复

[方言]活灵活现的老烟台方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张掌柜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10-02

  烟台话里含有不少生物方言,它们是群众智慧的结晶,堪称人民口头创作的精品。
  究其成因,大多是人们根据生物的形体特征命名的,如蛇的躯体长称长虫,蚯蚓体软多节易弯曲称曲蟮,蚰蜒因其形体很像旧时农民穿的稻草鞋而称草鞋底,蜘蛛靠结网捕食称勒勒蛛,带鱼形如大刀称刀鱼,牵牛花的花形如碗称大碗花,蒲公英花序排列成头状称饽饽丁,向日葵的花盘随日头旋转称转日莲。也有拟其声而命名的,如称蝉为知了,蟋蟀为蛐蛐。还有的因其原产于域外而得名,如高粱称为胡秫,番茄称为洋柿子。
  在日常口语中,有的生物方言常被用为修饰词,使语言表达生动形象富有情趣。如:某人穿了一身黑,就说像个黑老哇(乌鸦);把不分指的棉手套叫做鸭巴子(鸭)掌;把身体瘦弱者比作刀龙(螳螂);人长的太矮,说是像个地豆子或地蛋(马铃薯);用乖子(蝈蝈)笼形容房子太小;用看蚂几羊子(蚂蚁)上树,来嘲讽某些闲得太无聊的人。
  烟台人常说的歇后语里也有含生物方言的,它们往往很富感情色彩,多为贬义。如:秋后的蚂蚱——蹦哒不几天了;狗咬耗子——多管闲事;臊水郎子(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屎壳螂(金龟子)打哈欠——怎么张开那个臭口;黑瞎子(狗熊)掰苞米(玉米)——掰一穗丢一穗。
  此类方言也常出现在歌谣里,如儿歌:“老老雕(鹰),叨鸡毛,红头绳,扎高跷。”民间元宵夜有用萝卜灯照墙角、炕旮旯时唱的歌谣:“萝卜灯,青凌凌,照得货郎(蟑螂)不见影,照得蝎子永无踪。”
  文/周子元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