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2885阅读
  • 0回复

烟潍铁路:百年蹉跎未了情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张掌柜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04-16

孙中山先生建国方略图。在山东部分,烟潍铁路走向清晰可辨

修筑烟潍铁路的发起人之一,烟台盎斯洋行执事谭宗灏

交通部烟潍路发还地价短期债券

  《孙中山先生建国方略图》是建设富强中国的伟大构想,涵盖了“交通之开发”、“商港之开辟”等十个方面的内容。在这张图的山东部分,即有一条烟潍铁路。2011年,烟台发现了一张100多年前美国人手绘的山东地图。在这张图上,烟潍铁路同样清晰可辨。它的走向是:烟台—福山—蓬莱—龙口—莱州—潍县(今潍坊)。然而,围绕着这条铁路的修筑,近百年来曲曲折折、起起落落,堪称一部跌宕起伏的精彩大戏。

倡修铁路  一波三折

  清末倡修烟潍公路,是出于挽救烟台商务,并与胶济、胶沂路对抗的动机,其倡办经历波折甚多。
  倡修烟潍路之前,清同治七年(1868),英商福开森策划在烟台修筑铁路,未果;光绪三十年(1904),烟台“仪沣德”杂货行曾拟集股修造铁路,山东路权为德国人所有,未能兴办。光绪三十二年(1906),烟台绅商筑造烟济铁路之议又起,拟使烟济路与小清河航运相辅相成,但因筹款不易,又改变计划,将铁路由烟台修到潍县,与胶济铁路相接。光绪三十三年(1907),商人张自璐(字德山)出面倡办,当时估计路长290公里,购地、造车费用约800万元,因烟潍路接胶济路,德国人要求合办,张自璐不允,拟改筑青烟路,不与胶济路相接,以免德国人纠缠。但亦无所成。其后又有谢鸿焘(字翊臣)出面倡办,辄议辄止。宣统元年(1909)春,李德顺暗招德股400万元,由其亲戚赵德涵出面,禀请邮传部立案,邮传部咨会山东巡抚袁树勋查办,袁怀疑赵德涵没有股金,令东海关道徐世光查报,结果查明股款皆招自德国人。不久李德顺办理津浦路渎职案发,德股化为乌有,赵德涵出面办路的事也就没了下文。
  宣统元年(1909)九月下旬,烟台盎斯洋行执事谭宗灏出面召集绅商、学界商议,准备先自出200万元作为开办费,余由各界分认招募,众人赞成,当即禀请山东巡抚孙宝琦转邮传部立案。孙宝琦对此事极力支持。
  正当绅商酝酿自建烟潍铁路之时,德国胶澳总督及济南领事多次向孙宝琦要求承办该路,孙宝琦不允。于是北京德国公使雷克司数次赴外务部要求兴建烟潍路,均被外务部所拒绝。外务部感于事态严重,与邮传部相商,计划将该路归邮传部自行拨款修筑。但山东民间人士不赞成邮传部将该路改为官督商办,主张非纯粹商办不可。谭宗灏于10月3日约集烟埠商学各界百余人开会商议,认为除谭宗灏之200万元外,再集款五、六百万元并不十分困难,若官督商办,一经官吏之手,不惟上有中饱之弊,下被搅扰之害,且凡事官吏从中掣肘,愈难期其早日成功。即其他股款一时不易筹集,先用谭宗灏所筹的200万元将铁路暂修至黄县亦无不可。
  随后,由山东旅京同乡所组的保存路矿会电致烟台商务总会,通告了德国觊觎烟潍路的消息,希望他们“迅速设法兴办,以杜外人之窥伺,而保我省之路政”。刚刚自省城返抵烟台的王锡蕃即召集各界300余人会商。王锡蕃,黄县人,曾任礼部左侍郎,因举荐戊戌六君子之一的林旭,被慈禧革职回籍,在烟台从事商业活动。他的讲话有一定号召力。山东巡抚又分别致函东海关道徐世光及王锡蕃,说德国人谋该路甚急,部办似较商办有把握,但若烟台商界筹款有成,开办有期,可以请部允准商办。王锡蕃当即召集各界认股,于是商界中山东帮13家,广东帮6家,以及苏帮1家,各认股10万元;王锡蕃则担任赴京招募。同时,王锡蕃就烟潍路接轨事再次与胶澳总督磋商,胶督以影响青岛商务为由,拒绝在潍县接轨。王锡蕃认为原议系修至济宁州,因经费不足才计划在潍县接轨,待筹足款可以修至济宁。
  商办烟潍路可谓问题重重:其一、德国从中阻挠,其二、股份无法筹足,其三、邮传部迟迟不予批准。而邮传部所以迟迟不予批准,主要原因是款无着落。为此倡议人谭宗灏于宣统元年(1909)11月18日选举招股人,并拟定招股章程,先由20位发起人负责集资200万元,自宣统元年(1909)12月13日至三年(1911)夏季止,分3期缴足。铁路工程第一期由烟台修至黄县。此事发起后,各界认股热烈,烟台约300余万元,黄县约100余万元,济南、青岛两处共约80余万元,旅京山东人士约50余万元,共计540余万元,再集300余万元,即可足用。不料正在招股期间,新成立的山东省咨议局突然议定了七条办法,让山东巡抚派人对该公司加以控制,任事诸人以为咨议局有意揽权,深为不满,纷纷向公司撤回股份。
  山东咨议局、山东巡抚以及邮传部,因对商办的能力表示怀疑,故有停办之意。但山东巡抚希望原发起人已集的力量不要游离而去,于是另外又找了60余人帮助推动。最后决定在烟台商会设立招股总公司,济南商会设立招股副公司,青岛、潍县、周村、黄县、博山、龙口等19处商务分会,均设分公司,以便就近招股,限于6个月内,招足1500万元,即请部立案动工。如招股不足,即配合官股,改为官商合办,孙宝琦甚至愿为担保,向大清银行借款;如商股实在无法集出,只好改为官办。孙宝琦极力促使此路建成,不管是官办、商办,抑官商合办,只要不沦为德人所办即可。邮传部的态度与山东巡抚略同,初欲借款600万元给烟台商会,又拟与胶沂路一并由部办理。1911年,孙宝琦上奏清廷:“商力不胜,既难召集”,烟潍路“自应官为维持”。

内忧外患  难修正果

  民国后,1912年9月26日下午,孙中山在济南珍珠泉“珠泉精舍”举行茶话会,席间与山东都督周自齐商谈举修烟潍、兖亳二铁路的计划。这一消息重新燃起了烟台绅商修筑烟潍铁路的热情。烟台商务总会当即电禀北洋政府外交部、交通部烟台铁路大致情形。嗣后交通部9月20日复电云“所拟烟德线,必须研究点尚多”,在工程上、营业上,均不如烟潍路为优,但“倘能尽招商股,集有巨款,固胜借债,若借债恐亦难脱德人范围”,邀请烟台派代表面商“规定路线、预估工程、支配款项一切应行筹备之端”。1913年6月28日,烟台商务总会派遣代表刘麟瑞(字子琇)、于宗潼(字梓生),晋京讨论烟潍铁路一切事宜,希望“允准商办烟潍铁路,以振商业而挽权利”。交通部回复,主张官办。
  一战之前,烟潍路修筑的主要阻力来自德国。德国人见承办、合办烟潍铁路之图谋均难行通,于是转为交涉修路时给与借款,1913年3月,德国以批准1910年7月之收回山东铁路矿权合同为条件,双方基本达成一致,即“烟台至潍县铁路中国政府视为应造之线,借用外款拟先尽德国商人投资,并在潍县与胶济铁路接轨”,并报袁世凯审批。1914年5月25日,外交部与英国公使会晤,提及“须向德华银行借款”,6月10日、6月27日等又多次照会磋商具体措辞。
  烟台中外士商对于修筑烟潍路是极为迫切的。1914年4月9日下午3时,烟台总商会召集中外商民会议,讨论烟潍铁路手续、路线及筹款方法,决议内容分为4条:1、中、外分别进行呈请;2、不取路青岛;3、同意政府筹款兴办;4、铁路码头与烟台海坝同时兴工以节约费用。1914年5月5日,烟台丝商孙日温、李日煜条陈孙宝琦,仍以商业、军事二端说之;5月23日,英国公使朱尔典照会外交部,抄送了65名旅烟外国绅商联名给公使团的请愿书,以及烟台华商的呈稿。外商还强调了两点,一是承认烟台为山东省唯一“中国独据较大之埠”,即不存在租界;二是强调烟潍路竞争少而得利多。旋烟台胶东观察使、山东省公署同样内容的呈文亦分别到部。
  实际上,1914年4月底,交通部已经委派津浦铁路管理局赵德三(字宜堂)为调查员,自潍县出发调查烟潍路沿线情况。烟台商民知道这一消息后极为兴奋,赵德三是平度人,少时在黄县传教士浦其维家里养牛、担任厨师,闲暇则刻苦学习,英文尤佳,曾任美国驻烟台领事的译员,对蓬黄烟均熟悉。5月23日6时,赵到达烟台甫入住,来不及休息便被邀至吴永公署,兴奋的烟台商民当晚便要开欢迎会,赵力辞乃罢。赵德三肯定了烟潍路修筑的重要性,估计此路修成后年收入可达300万元。
  1914年9月,日德战争爆发,青岛为日人占领,烟台商务总会总理刘兆嵩(字茅第)协理徐积谏敏锐地觉察到,日本占领青岛后,将来交涉必定棘手,乘机发展烟台商务,青岛地位必将下降,有助于收回青岛。于是11月致函两部“青岛既残破,三五年断难复旧观。烟台系多年辟成之商埠,且无外人之干涉”,“早定办法,务使烟潍一路赶速兴工,勿失机宜”。刘兆嵩的意见得到了烟台官方的支持。次月4日,胶东道道尹吴永上条陈给山东巡按使、外交部、交通部,列举了八项理由请求速修烟潍铁路。外交部和交通部会商后认为,“现在欧战影响及于东省,此案办法一时无从解决”。
  日德战争中,日本即动工修筑洋口至张村90余里轻便铁路,对此英国烟台领事颇为疑虑:“军用铁路一经修筑,人民共其便利,必不再使日人拆除。”所幸至次年1月底此路拆除。1914年12月,日本得知烟台商民请修烟潍铁路消息,唯恐中国从英国借款,日使曾出面询问。一战后,关于日本计划修筑龙潍等铁路的说法更是喧嚣日上,为此交通部特派工程师胡升鸿到龙口地方进行了调查。外交部则致驻日本公使陆宗舆以与德国有成约为由,令其设法阻止。陆宗舆认为,日本国内正欲在中国继承所有德国权利,与德国有约恐难成为理由。
  1915年5月,龙口自辟商埠正在紧张筹设中,委员蔡国器条陈交通部,从内政、矿权、行旅、军事、商务五个方面分析了日人修筑烟潍铁路之害,建议自修290里的龙潍铁路。其投资约500余万元,可由官商各半,合资经营,以期其速。其时外交部正在与日本交涉《二十一条》事,故只能等待结果。嗣《二十一条》于1915年5月25日强迫袁世凯签订,其中第二条为:“中国政府允诺,自行建造由烟台或龙口接连于胶济路线之铁路。如德国抛弃烟潍铁路借款权之时,可向日本国资本家商议借款。”
  1915年3月,吴永曾再次上书,阐述修筑烟潍铁路的必要性,建议“由交通部在于他省铁路余利项下,先拨300万元,作为基本金设立烟潍铁路银行”,发行债券,募集国内公债700万元,并提出关于募集债券的详细方法。1915年7月,烟台总商会召集全埠即附近十三村业主宣布拟定《烟潍铁路公债办法》,以及烟台承担100万元,分3年缴足的情况,与会的400多人一口同声承认,并有当场预交巨款者。1916年3月,交通部批准由烟台商会筹办铁路事宜,但铁路仍为国有,拟采用发行公债的办法筹集资金1000万元,并令烟台地方及总商会切实上报每年究竟能筹措多少款项。5月1日,正式在烟台兴工,因《二十一条》问题以及财政款项无着,数月后无奈停工。
  1918年5月,商人陈良臣筹集股本320万元,10月,经任福忱增资至362万元,屡次咨请交通部立案筑路。日本使馆得消息,认为中国修筑烟潍路,先后数次抗议,“不独不能向他国借用,即中国自筹亦所不许”。交通部、外交部迭次会商,终于顾忌日本态度,仍旧决定“暂行缓办”。

百年蹉跎  一梦成真

  1920年,华北大旱。交通部决定以工代赈,用赈灾款修筑烟潍铁路,并创办电报、邮政等附属经营以补贴路工。10月,成立“烟潍铁路工程处”,招募灾民4000人,11月1日在潍县举行开工仪式。设计为双轨,路宽6米。不料1921年2月,北京政府国务院议定,将赈款的一半拨给“赈务处”,到10月,赈款全部停拨。这一变动致筑路收购的土地无款可付,地主纷纷上门索债。交通部无奈之下,与山东省长商定,以短期债券发给地主抵债,总额为48万元,定期3年,债券并未及时交付。直到1924年3月,烟潍公路完成交工之后,交通部将鲁招租,由烟潍汽车运输公司承办,年收取租金71534元,将此款用于归还债券本息,并将期限改为10年,加上积欠的历年利息,到1925年尚欠本息466085元。3年后,北京政府覆灭,这些债券也就成了废纸。
  另外,1922年10月,交通部为拨付烟潍铁路工款,还与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北京公所互换凭函,订借垫款日金50万元,年利9.5厘。以吉长铁路盈利为担保,定自1922年10月1日至1924年9月30日,每月偿还本金1/24,利息亦在期内付清,嗣后因故未能偿还,迨至1925年,又经商定增加债额,于同年5月另订新约,才将本垫款本息还清。
  除了将铁路修成了公路之外,北京政府的另一项“成就”,就是1922年初在英美的斡旋下,中日在华盛顿签订了《解决山东悬案条约》,其附约第五条:“烟潍铁路若用中国资本自行建筑,日本政府并不要求将该路建筑权移归国际财团共同动作。”从法律上解决了烟潍公路不许自筹资金问题。
  建国初期,也曾有过修烟潍铁路的计划。1952年8月14日,毛泽东曾批示:“同意彭德怀同志的意见,即先修兰〈蓝〉村莱阳烟台线及龙口烟台威海卫线,待此两线成后,再修潍县莱阳线或他线。修时应绕道,多作隧道。”后因种种原因,计划中的龙口、烟台、潍县一线,始终未能成就。
  1999年5月,大莱龙铁路开工建设,2005年全线投入运行。2005年4月1日,省政府与铁道部签署了《铁道部山东省政府加快山东铁路建设会谈纪要》,“支持建设山东北部沿海大莱龙铁路及龙烟段建设”。这条铁路大致上与百年前烟台规划的烟潍铁路平行。未来这些铁路将形成标准统一的德龙烟铁路,成为山东省北部一条重要干线。
  文/曹树德 刘建昆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